恨不得马上…

等哪天……等将来……等不忙……等下次……等有时间……等有条件……等有钱了…...等来等去 等没了缘分……等没了青春……等没了健康……等没了机会……等没了选择……等没了美丽;谁也无法预知未来,很多事情可能会一等就等成了永远。——致你们,因为谁也等不起!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C. P. E. 巴赫「D大调维奥尔琴奏鸣曲」
首乐章: 不过分的柔板
(Viola da Gamba Sonata in D, Wq. 137, H. 559: I. Adagio ma non tanto)

        作为承启巴洛克与古典时期的重要人物,卡尔·菲利普·埃曼努尔·巴赫(Carl Philipp Emanuel Bach 1714.3.8-1788.12.14)的音乐寓丰富情感于多变乐句中,尽管其对父辈(J. S. Bach、Telemann)风格之模仿曾招致有失公正的指责,然在和声运用上的锐意探索,使其与对位传统渐分泾渭,进而以强调对比的“感性风格”直接影响了德奥古典乐派的成型与发展,“第一维也纳乐派”的尊崇,使其在整个18世纪下半叶的欧洲享有极高艺术地位,技法理念更隐约渗透进F. Mendelssohn等人的创作思想中。
        与作曲家对键盘乐器的擅长及其艺术赞助人之个性喜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奏鸣曲,尤其是键盘(键盘伴奏)奏鸣曲在卡尔一生的创作中占据相当比重,逾二百部的庞大数量多完成于17岁后的求学生涯(1731-1738)及服务于腓特烈大帝的三十年间(1738-1768),涵盖了独奏键盘、大/小提琴、长笛、木管、维奥尔琴乃至竖琴等旋律乐器,更在形式上跨越了三重奏鸣曲和独奏奏鸣曲,从而为古典奏鸣曲结构样式之确立打下基础。
        三部“维奥尔琴与通奏低音奏鸣曲”(Wq. 88/Wq. 136/Wq. 137)结构上均为三乐章,各段速度安排上的不确定性和显而易见的巴洛克室内奏鸣曲残迹,似乎印证了作曲家在曲式探索上的踯躅步履,然渐渐清晰的主调风格与和声语汇却依然教人辨出些许海顿、莫扎特的影子。此处推荐大提琴与钢琴演绎版本,专辑同时收录老巴赫的三部同体裁作品(BWV 1027-1029),以现代乐器对古乐文献作重新解读,虽有损其独特韵味,倒也更合今人之聆赏意趣,汲古鉴今,权作步入古典音乐大门之密匙,未尝不可。 

大提琴: 丹尼尔·穆勒-修特***
           (Daniel Müller-Schott)
钢琴: 安吉拉·休伊特***
        (Angela Hewitt)

古水: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柯达伊「哈利·亚诺什组曲」
之 维也纳音乐钟
(Háry János Suite - II. Viennese Musical Clock)

        哈利·亚诺什是匈牙利民间传说中的人物,年轻时效命于奥皇的骠骑兵部队,解甲归田后则热衷泡在乡村酒馆吹嘘自己的奇幻冒险与英勇事迹--从一名微不足道的边境岗哨,哈利凭借勇气与胆识不仅赢得了公主玛丽·路易莎的芳心,更受到皇帝陛下的器重而一路平步青云,在与拿破仑的交战中,他身先士卒,单枪匹马击退敌军,赫赫英名令不可一世的法兰西皇帝闻风丧胆,跪地求饶,在即将成为驸马爷之际,哈利却不恋江山美人,一心与自己的未婚妻奥尔洁重返故里,安于平淡的生活。尽管谁都知道哈利是在吹牛,然绘声绘色的叙述和完美的结局却让纯朴的村民听得如痴如醉,宁可将之信以为真。
        1926年秋,民族歌剧「哈利·亚诺什」在布达佩斯首演,剧本提炼自亚诺什·格雷(Garay János 1812-1853)的文学作品「老兵」,整剧配乐则由20世纪匈牙利民族音乐三巨头之一的柯达伊·佐尔坦(Zoltán Kodály 1882.12.16-1967.3.6)谱写。除了充满匈牙利民歌韵味的唱段为歌剧制造了喜庆诙谐之气氛,各种民族乐器如铃鼓和匈牙利大扬琴的加入亦让管弦乐音效异彩纷呈,尽显无穷生机。柯达伊萃取配乐精华而成的同名组曲无疑代表了作曲家本人乃至匈牙利音乐的至高成就。这段耳熟能详,欢快热闹的进行曲“维也纳音乐钟”即出自组曲六首之二,在歌剧中则配合主人公第二段冒险故事之开场。

演奏: 芝加哥交响乐团***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乔治·索尔蒂爵士***
        (Sir Georg Solti 1912.10.21-1997.9.5)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门德尔松「纪念册一页」

(Albumblatt in E minor, Op. 117- Allegro)

        "Albumblatt",费力克斯·门德尔松·巴托尔迪(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 1809.2.3-1847.11.4)48首无词歌之外的遗作,阴郁而显深沉的小调主题在这位家境优渥,事业成功者之作品中实不多见。三段体叙事风格的乐句上,既有对稍纵即逝灵感的捕捉,亦有对萦绕内心旋律之打磨,首尾段秋凉瑟瑟般的三连音仿佛无处排遣之愁绪,隐约暗示着作曲家在痛失至亲后的苦涩心境;中段舒缓柔美而富变化的主题则具歌唱性,犹如追溯往昔美好时光所求得之片刻心灵慰藉,悲伤再次来袭时,思念相伴孤寂无以驱散,只作黑白键上音符的独舞和思绪的迢递......
        除了少数几阕如“威尼斯船歌”、“春之歌”及“纺纱之歌”等,门德尔松本人竭力反对为每一首无词歌加上标题及文字旁注,或许这些精巧隽永的键盘小品之真正意义,还当是让每位听者充分发挥各自想象吧!

钢琴: 丹尼尔·巴伦博伊姆***  
        (Daniel Barenboim)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贝利尼「降E大调双簧管协奏曲」
第三段: 快板波罗乃兹
(Concerto in E-flat for Oboe and Orchestra- III. Allegro polonese)

        常听歌剧的乐迷想必对文琴佐·贝利尼(Vincenzo Bellini 1801.11.3-1835.9.23)不会陌生,这位出生在西西里岛的意大利作曲家,以其优美如歌的旋律和对美声唱法的娴熟运用,被誉为“卡塔尼亚天鹅”,其作曲技巧更是影响了威尔第及肖邦等浪漫主义大师。
        「降E大调双簧管协奏曲」,贝利尼器乐作品中唯一完整传世的协奏曲,约完成于作曲家就读于那不勒斯音乐学院的1823年。双管制乐队编制、不间断的单乐章连奏形式,以及独奏双簧管酷似soprano的音域,将歌剧美轮美奂的技法表现尽收其间。遵循19世纪协奏曲传统样式,第三段是波罗乃兹主题的回旋曲,独奏乐器同乐队声部间妙趣横生的互动,在即兴反复的串接下层层推进,把听者带入欢快而振奋的情绪中。
        谈一点个人对于古典音乐聆听的心得,同一作曲家不同体裁作品的纵向深入自不可少,与之相同时期或风格接近的音乐作品之横向比较亦很重要,譬如这曲,即可与C. M. v. Weber的「E小调圆号与乐队协奏曲」之终曲比照欣赏,或会莞尔于个中巧妙!

双簧管: 海因兹·霍利格尔***  
            (Heinz Holliger) 
协奏: 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  
        (Frankfurt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埃利亚胡·殷巴尔***  
        (Eliahu Inbal)

古水: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霍夫施泰特「F大调弦乐四重奏」 
第二乐章: 如歌的行板
(String Quartet in F- II. Andante Cantabile)

        这段许多人耳熟能详的乐曲,自问世之日起的两百年间,一直被归在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名下,作为其「F大调弦乐四重奏」(Op. 3/5, Hob. III:17)之第二乐章而存在,优美如歌静谧似水的旋律更为其收获“海顿小夜曲”之美誉。
        1965年,有音乐学家依托种种证据为包括这一乐章在内的整部作品正名,指出其真实的创作者乃德国人罗曼·霍夫施泰特(Roman Hoffstetter 1742.4.24-1815.6.21),一名本笃会修士,同时也是一位J. 海顿的超级粉丝。历史文献中对这位僧侣音乐家记述寥寥--21岁剃度后,这位有着音乐教育背景的年轻修士,曾一度担任修道院合唱团指挥,艰苦乏味的修行之余也创作了一些宗教合唱作品及器乐协奏曲,不曾想,其正式的职务却只是一名伙头僧,天天同锅碗瓢盆,土豆洋葱打交道,却有着最为文艺的内心和美好的情操,模仿起“弦乐四重奏之父”的风格来,亦是那般有模有样,几可乱真。
        受限于自身的职务及当时并不发达的交通,皈依天主的霍夫施泰特终其一生也未能与心中的音乐偶像谋面,互通尺素成为两人沟通的唯一方式,却也教灵犀穿越宗教与世俗,焕作音符点亮人类艺术之光!

演奏: 意大利音乐家合奏团*** 
        (I Musici)

古水:

萨拉萨蒂「木屐舞曲」
(Sarasate: Zapateado, Op. 23, No. 2)

        木屐舞是安达卢西亚地区的一种传统舞蹈形式,6/8拍的节奏欢快而富有生气,其西班牙语名称"zapateado"则来源于"zapa"(西语中意为"鞋"),弗拉明戈舞者在吉他伴奏下,用带有硬木鞋跟的舞鞋在地板上踏出响声,以此呼应拍点并制造出热烈奔放的效果。
        帕布罗·萨拉萨蒂(Pablo de Sarasate 1844.3.10-1908.9.20)是继帕格尼尼之后,欧洲最为人称道的小提琴家兼作曲家,他以各地民间舞曲旋律为基础创作的八首(四套)「西班牙舞曲」中便有这首为小提琴与钢琴(伴奏)所作的「木屐舞曲」,全曲以钢琴的八分音急促开场,小提琴反复奏出的舞曲主题优美而富于变化,频繁的和声切换,双停和手指拨弦等技巧,令耳朵享受听觉盛宴之时,恍若观赏了一段激情的弗拉明戈舞蹈表演,舞蹈女郎摇曳的裙袂时时尤现于脑海...... 

小提琴: 茱莉娅·费雪*** 
            (Julia Fischer)
钢琴: 米拉娜·切尔尼娅芙斯卡** 
         (Milana Chernyavska)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罗姆「"奥林匹亚"协奏曲」
首乐章: 稍快的快板
(Vivaldi/Rom: 
Concerto "L'Olimpiade" in C Major- I. Allegro ma poco)

发现巴洛克极致人声光芒后的时代弦音......

        安托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在他25岁时,接受了威尼斯皮耶塔慈济医院之邀,出任其附属少女乐团小提琴教师一职。在其悉心调教下,那些纯情懵懂的孤女们很快便出落成才貌双全的器乐女神,乐团亦声名远播,引得当时众多来访者纷纷驻足欣赏,啧啧称奇,作曲家许多受到后世追捧的协奏曲及宗教圣咏,也都是为这个乐团所写,且由其最先演绎。
        一位顶着神职人员虚名,日日同一堆精美乐器和一群天真萝莉为伴的青年才俊,没有一点绯闻艳情,自不敢教人相信,更有违意大利人浪漫之天性。佩尔葛芮纳(Pellegrina),非凡的音乐灵性之上更有着迷倒众生的天使面庞与醉人笑靥,犹如群芳中含羞摇曳的海棠,几度让舍弃尘缘的“红发神父”萌生还俗之念,却又碍于教会的清规戒律和世俗的礼教束缚,苦苦求之而不得,便循着天主之意,将胸中爱火熄作缪斯手中的袅袅琴音,婉转地唱响于鸿雁迤逦的哀鸣......
        以维瓦尔第晚期同名歌剧冠名的「"奥林匹亚"协奏曲」,是当代作曲家尤里·罗姆(Uri Rom)藉“集成曲”形式,巧妙融合Vivaldi与C. Tessarini之乐段主题而成的一部双簧管协奏曲,推荐的首乐章即改编自"奥林匹亚"第二幕中的一段花腔咏叹调,器乐替代人声,虽在音色和艺术表现力上稍逊一筹,却也是难得一闻的极致靓音。同时强烈推荐这张HM于2014年推出的名曰“威尼斯: 黄金时代”的巴洛克协奏曲专辑,以器乐重构结合时代乐器的演绎,将维瓦尔第及其同时代威尼斯乐派作曲家如A. Marcello与G. Porta等人尘封的作品重焕新生。

双簧管: 珊妮亚·洛夫勒***  
            (Xenia Löffler) 
协奏: 柏林室内古乐团***  
         (Akademie für Alte Musik Berlin)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海顿「D大调弦乐四重奏"云雀"」
首乐章: 有节制的快板
(String Quartet in D, Op. 64/5 "The Lark", Hob. III: 63- I. Allegro moderato) 

        相较于“交响曲之父”的桂冠,“弦乐四重奏之父”之美名或于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而言,更显实至名归。一生100多部交响曲以数量优势规范了结构形式,成为后世遵循之模板。前无古人的弦乐四重奏则更像是海顿在繁冗职务之外为自己找到的一种情感宣泄方式,不事张扬,却诉尽柔肠,至简的乐器组合,创造出从宏大至细微的乐思变化,完成如歌德所描述之“四位智者的对话”,更教这一经典的室内乐形式由“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让人们在享受乐音美妙之余感受艺术至纯之趣。
        在1761年任职于埃斯特哈齐宫廷乐队之前,海顿便已开始弦四之探索,其公认的68部作品当是去伪存真,墨香永驻之精品圭臬,虽不乏脱胎于巴洛克组曲形式的青涩之作,然渐入佳境的创新之篇,无疑丰富了该种体裁的音乐表现力,为其众多醇熟佳构垒实基础,确立海顿之于弦四无可取代之地位。“云雀”,一大堆的曲目编号让人有些无所适从,难以熟记,却是能在首乐章小提琴的第一声弦音便被惊艳,恍若作曲家将大自然的莺啼鸟鸣化作了最真切的耳畔回声,主题在高音E弦上的反复呈示,以及中、低音的若即若离,似有所言,还原出的自是一番由内而外的优雅气质和恬静心态;二、三乐章的速度和情绪更替则又让人领略到作曲家的老练技法和笔触;颇有新意的“无穷动”式末乐章则将一份老顽童的幽默与谐趣尽显无遗。
        推荐的是老牌组合Amadeus Quartet的录音,曲速控制与器乐声部间的平衡已近完美,作曲家天命之年的成熟稳重时时存于激情的乐句演进中,教人爱不释手! 

演奏: 阿玛丢斯四重奏团*** 
         (Amadeus Quartet)

浅秋:

Linda Rosenthal琳达·罗森莎

张爱玲说,我最怕小提琴,水一般地流着,将人生紧紧把握贴恋着的一切东西都流了去了。。。

小提琴演奏的恰尔达什舞曲~轻柔时婉约动人,激烈时酣畅淋漓,心弦随着琴弦飘~好美

古水: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维瓦尔第「C大调曼陀林协奏曲」 
首乐章: 快板 
(Mandolin Concerto in C major, RV 425: I. Allegro)

        作为鲁特琴家族中的一类,曼陀林由曼朵拉(Mandore)演变而来,一般有4-6组复弦(每组2-3根),早期用手指或羽管拨动羊肠弦发声,音量较微弱,18世纪中叶那不勒斯制琴家族维纳齐亚(Vinaccia)改良的钢丝弦曼陀林,基本确立了其现代的形制。
        除了在传统文学作品中被描述为花前月下弹唱小夜曲的伴奏乐器外,为曼陀林创作的作品亦是横贯了从文艺复兴直至20世纪的各个时期,古典作品则尤以巴洛克时期意大利作曲家们的创作为最。安东尼奥·维瓦尔第(Antonio Vivaldi 1678.3.4-1741.7.28)共有三部为曼陀林而写的协奏曲传世(RV 425、RV 532、P. 16),"RV 425"是为四复弦曼陀林及乐队所作,与他著名的「四季」同问世于1725年。曼陀林的技巧表现在该作中已不可小觑,乐队与独奏声部的“对话”意识已然超越了大协奏曲之时代局限,表现出丰盈的律动之美。首乐章,曼陀林将主题以渐强方式呈现,并在高音区与通奏低音的伴奏部形成对比,清脆的拨奏犹如泉水滴落之声,更似钟磬齐鸣之音,欢乐之情油然而生!
        当代演录常以古典吉他取代巴洛克曼陀林,却无法在音色的细腻度上细致还原古曲的独特魅力,推荐的这版由改良曼陀林同小编制现代弦乐团共同演绎,权作对于本真之音的期许吧!音轨来自CBS立体声早期录音,复刻收录于79年影片「克莱默夫妇」之原声大碟

曼陀林: 索尔·古奇伯格** 
            (Sol Goichberg 1908-1978)
协奏: 纽约小交响乐团** 
         (New York Sinfonietta)
指挥: 麦克斯·戈伯曼** 
         (Max Goberman 1911-1962)